标题:难以接纳一个人进入


admin
返回首页 | 阅读 次 | 回复主题 | 作者编辑 | 刷新文章 | 关闭本页
2018年5月21日 杭州 雨

   杭州已经淅淅沥沥下了几天的雨了,阴雨山色中的杭州,诠释了什么是山色空蒙雨亦奇,或许这也是我选择来这里的原因之一吧。

   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写东西了,我知道,是自己太懒,也是心太浮躁,静不下来。回国也有大半个月了,回过头来再看过去的这些日子,颇多感慨。其实自己也早想整理思绪,想想这两年的经历,究竟是什么使得自己如今漂泊在外,快一年了也没回家,也不敢回家。

   或许是上大学开始,又或许是再晚一点,自己开始变的浮躁起来,开始心思杂绪纷扰。大学自己混过了四年,没错,是混过去的,别说什么拿过奖学金,那些都是没用的。没有交太多的朋友,也真的提不起心思交什么朋友,或许自己一直在改变,但骨子里仍旧带着防备,难以接纳一个人进入,这里说的是交心的朋友。走过一些地方,不算多,却也有一些。有时是自己一个人,有时是假期和女友,大江南北,总希望攒钱抽空去走走,见识见识。一三年到一六年,四年的恋情也最终逃不过现实,随风而逝。或许,自己除了亲人和极少数的朋友,又变成了一个人的生活。不得不说,这次分手对自己影响挺大。我开始尝试去兼职,去自己想办法挣点生活费。当然,也有别的原因,父亲的大半辈子积蓄因为一个金融事件而套了进去,家里又变得捉襟见肘。呵!生活总是充满了意外,常常还不太友好。奇怪的是,恋情的结束迟到了两个月才影响到自己,感受不说,不过一个人跑到了大山中待了两天。当然,毫无效果。这时又面临大四毕业找工作,不想考研,不想去校招投简历。说来也有意思,那时自己就看到了海外博彩公司的招聘,想去,但没毕业,也只是想想。在家依旧是不慌不忙,每日喝茶,闲下来准备一下论文资料。别的人都在准备找工作或是其他事,迫于无奈,开始看公考资料,谁知道能不能考上,但也去试试吧。最后一个学期,回到学校,每日准备论文,复习公务员考试。不出所料,没考上,也没太多的沮丧,毕竟还要回学校准备毕业论文。很顺利,就这么毕业了。也没什么伤感,毕竟除了室友和极个别朋友,好像也没太多的回忆。回了家,又考了一个事业单位,结果更加悲惨。碌碌无为,闲于家中。就这么一个月过去了,其实自己也有些慌了,总不能在家啃老吧。或许要感谢舅爷给的3000元,至少身上还有一点钱,不至于找父母要钱。匆匆找了个工作,厦门的民宿,民宿很早以前就知道了,一直以为是个清闲的工作,正适合自己去过渡一下。结果当然出乎意料。活儿多,累,工资将将就就。还是孤身一人,一个人离开了四川,在炎热的七月。来到厦门,步入社会,一切从零开始,低调多学多做多问少说,脏活累活干了,加班加了,工资是多拿了一点,但值不值,自己心里有数。在厦门的日子,好也不好,认识了几个同事,但又好像就那么回事,毕竟最后还是散落在天涯。自己依旧一个人,越发的孤独,好像只有喝茶再喝茶,却让孤独中更带上了一丝苦意。时间过得很快,刚到厦门认识的两个女孩也走了,又来了新同事,夏天也悄悄地退去。自己时常感叹,人来了,都走了,又来新人了,自己呢?又该去哪里呢?幸运的是,攒了万把块钱,也做不了什么,但至少够生活开销吧,还好!

   一转眼,半年了,想走了,厌倦了,厌倦在厦门民宿烦心的工作了,其实更多是因为一个人太寂寞。工作半年,只休了两天假,月月满勤,自己开开玩笑地想是不是该颁个劳模奖给我。累了,想走了,和老板说了辞职,漫漫(老板)挽留了我,我也答应再多待一段时间。这段时间里自己也联系了东南亚博彩公司的人事,一年前就想去了。一月底,给自己休了四天假,然后离开了厦门,也没回成都的家,直奔昆明,然后辗转回了攀枝花,急忙忙地办护照,在攀枝花陪老人过了个年,见了几个老同学,便着急着离开了。毕竟自己隐瞒了离职的事,更隐瞒了要去东南亚的事,怕待太久露馅。大概二月二十六号,离开攀枝花到了昆明,找了个廉价的旅馆,一住就是一个星期,期间等着那边公司落实工作和机票。终于在三月初离开了,先到了广州,会和了另一个同伴,小四,河北人,一个老博彩,去过柬埔寨,混过菲律宾,欠了一笔钱,这次又来了。也就是遇见他,之后的柬埔寨日子里,便有了一起颠沛流离的经历。

   记得到广州已是午夜,在机场会和后,磨蹭了半天,到酒店都快凌晨四点了,早晨九点过还要赶飞机。累、困,不足以形容。一大早,赶去白云机场,踏上了去金币的航班。到金边已经快中午了,公司负责接机的人收了护照,拿去办签证,却没还给我们。开着在国内上百万的路虎接的我们,我心想还不错,以为是直接送往公司。车上给了我们电话卡,把我们送到城里的汽车站,买了车票,让我们坐大巴去西港,呵呵~路边花了3美元随便吃了点东西,四个多小时的车程愣是开了六个多小时,到西港已是晚上了,没吃饭,等公司的人接我们去宿舍。宿舍很小,人也多,挺脏的。好吧,环境什么的我也不挑剔,能忍受。第二天上班,反正一切和别的同事一样。工作的内容就不多写了,就拉人赌博嘛。工作时间很长,手机要上交,午饭晚饭站着吃,得抢,不然吃不饱。在这里遇见了另一个人,小峰,湖北人,也是老博彩,待过很多家博彩公司,自己做过代理,喜欢赌,欠了几十上百万。优点嘛,跟我和小四一样,不抽烟,在这里算奇葩了。

   说实话,西港的生活很糟糕,这里充斥着色情行业和赌场等等,每个人眼里不是麻木就是欲望。大家的娱乐除了吃喝就是赌和嫖。是,我承认有人能一个月挣几万十几万,但更多的人是欠了一屁股甚至一辈子都不一定还得清的债来的这里,他们不敢回国。这里人很复杂,有刚毕业的学生,有在国内混社会的,有刚从牢里出来的,有曾经风光无比而今负债累累的,甚至有在国内被通缉的。有趣的是,遇见一个从缅甸坐汽车偷渡过来的老哥,差点被边防抓住,还有一个在国内拉皮条的。总之这就是社会,甚至是江湖,乱,大晚上也不敢独自在街上,万一出事了呢。毕竟这边买条人命也就几万块,呵呵。

   西港待了半个多月吧,还是离开了,跳槽了。小峰联系的,也拉上了小四一起,工资刚够赔机票和签证费用,联系了巴域的公司来接我们,不然就只有露宿街头了,毕竟说了离职就被赶出门了。

   一路折腾,下午18:00出发,第二天凌晨5:00才到巴域。一座边境小镇,紧靠越南。说它是一座赌镇也不为过,街道两旁全是赌场,晚上看去,色彩缤纷,纸醉金迷。有趣的是,在来的路上,司机居然把我们丢一边,自己去按摩了一小时。到了巴域,去了宿舍,环境明显好了不止一个档次。第二天直接去上班,工作内容依旧那样,不多提,反正灰色行业嘛。这家公司很注重行政,到了令我无语的程度。业绩当然没有,工资也不要多想。在这里,我一个人去过赌场,去过会所,有趣的是,我和在这边会所做服务的越南女孩聊了聊天,不止一次吧,用英文用中文,哈哈。其实也就那样,反正待了几个月,小四家里帮他还了债,但要求他必须回家,我也累了,趁此一起辞了职,买了回国的机票。离开公司后,先去了金边,想着来也来了,转转看看也好,其实也就那样,毕竟这个国家总结起来也就那样。

   终于回了国,先到深圳,然后去了上海,本打算在上海逗留两天,见见一些人,后来想想还是算了,别人也忙。在上海住了一晚,然后马不停蹄地赶到杭州,也就是现在待的这里。山上,环境好、空气好、景色好,相应的,交通着实不便。来这里已经大半个月了,也没下过山,鬼知道什么时候会下山。杭州的工作是在柬埔寨的时候就谈好的,本来没谈妥,自己便打算在上海待着找工作,但最后别人愿意收留,自己也想去,便去了。承诺了待至少半年,也就说最早得11月才离开了。

   写到后面,很多事都是一笔带过或者没提,没详写,也不想详写,不好的经历总是有意识地回避吧。毕业快一年了,却感觉有好几年了。漂漂泊泊,颠沛流离,想回家,却又不敢回,怕自己一无所有,又不知该如何面对。这些日子,走过一些路,去到一些地方,遇到一些人,有好有坏。吃过苦,也吃过亏,上过当,也占过小便宜。明白了很多,生活总归不容易。有得有失,却不知到底得到的多还是失去的多。世态炎凉,冷暖自知,倦了,也累了,便暂时停在了这里。或许是想休养一下,又或许自己只是想偷个闲。过去一年的时间,没太多的休息,工作、离职、漂泊,再工作、再漂泊。

   有时啊,我也想,找一份安稳的工作,不用挣多少钱,够用养活自己就行。有朋友三四的,时常聚聚,能抽时间多陪陪父母,毕竟我们长大了,他们却一天天老去。可生活艰辛,社会现实而又残酷,便毅然决然地走向远方去闯荡。伴随自己的,是孤独,是艰苦,是身体的劳累,更是心灵的疲倦。

   或许,我们都忘了最初的理想。愿自己远去多时,再归来时仍是少年心。
发表时间:2018-5-25 13:08: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