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题:小满已满,春蚕结茧


admin
返回首页 | 阅读 次 | 回复主题 | 作者编辑 | 刷新文章 | 关闭本页
 自广陵归静海,距今,三年整。

  从北方回来已经数月有余,那次不辞而别便坐着绿皮车一直往北,往山海关去了,离开家的时候,正是初春,一场倒春寒,花似乎开了一半。春始冬余,树梢上开始冒尖了,菜田里疏疏落落的油菜花似乎昭告天下,春来了。昨个小夜下了一整夜的雨,不知道是到了惊蛰还是雨水。不过打了春,雨水也不在那么冰冷,软绵绵的小雨淋在身上,都那么温润,奶奶说,二月是要下七个夜雨的,过了二月也便是清明。想起了一首李清照的小令,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却道“海棠依旧”。知否,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!李清照惜花怜人,夜不能寐,风雨葬花,如葬芳华。再次落地时候,正是初夏,离开北方的时候,杨花已落。杨叶似乎长大了,想风铃一样哗啦啦的响,不知北方的风和南方的风是不是一样大,也不知道我想你的次数,和你想我次数是不是一样多。反正我知道,一天想她数次,次次寡欢,也次次愿意。以为北方无花可看,回来的时候,路上的百里红叶石楠树,开得那么妖艳,此树非花,百里花红。这是在送我离开吗?

  回来的时候想折转去趟郑州,不得空。和朋友说了抱歉,到家的时候给他寄了封书信,见字如晤,别来无恙。就这八个字。

  四月中,小满者,物致于此小得盈满。昨个小满,想写篇闲散文字,又怕我的悲伤弄得众人皆知,小姐姐半夜发来几句小诗拿来与我推敲,问我好不好。

  你是我梦里的常客;

   草春岸,风,吹皱了你倒映水中的轮廓;

   我半羞半喜的,轻抬手微微触碰你的面庞;

   却不晓惊起了晨光;

   失去了你的影。

  短短几字,我的心里一片涟漪。我还想她吗?

  你告诉我,五月长安初入夏,我和你说,南方又要下雨了。在江中这座小城里,雨多得总会把心淋湿。十四和我说,下雨了就别跑,反正前面也是雨。后来我想去北方,我便可以躲过这一遭。原来十四想告诉我,人生下来就是要趟这趟浑水。

  网易云日推一首土木三班陈同学的《离人》。我听说火了,特地去微博搜索来看,里面一个歌词特别深刻,你说情到深处人怎能不孤独,爱到浓时不孤独。又想起纳兰容若的《画堂春》,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。相思相望不相亲,天为谁春。似乎所有的爱情都没有缠绵排侧,注定了悲怆,不问归期。不过我还是喜欢听孙燕姿的《遇见》,你好,我叫小茗先生,很高兴认识你,花开再谢,人来又走。上次见你,你说好久不见。我点了点头。路灯下,我们的影子越拉越长,不知道是我牵着你的手,还是你倚在我的肩膀。夏天到了,你还会不会穿着长裙站在路边温婉得等我,南方的风吹过你的长发,后来,我才知道,北方的风和南方的风一样大。都带着我的思念。我还抱着西瓜跑到你宿舍楼下,一半给你,一半给我。

  小满已满,春蚕结茧。思念成蛹何时破茧化蝶。

  沈从文说:我明白你会来,所以我等。

  我说:我明白你不会来,所以我还会等。
发表时间:2018-5-25 13:07:28